河北日报:生态富民的“坝上之变”
2019-12-1608时29分 浏览次数:

——丰宁坝上地区实施生态建设推进旅游发展记事

□记者 李建成 陈宝云


12月12日,第二十五届中国模特之星大赛总决赛在承德丰宁中国马镇开赛。在寒冷的冬季,为坝上旅游添了一把火。


从30年前发展草原旅游开始,丰宁发展掀开了崭新的一页。从最初年接待游客寥寥数千,到如今每年数百万人次。旅游业从无到有,由弱到强,也见证了坝上地区从绿退沙进到绿进沙退的生态之变,从传统观光游到文旅融合全域全季游的业态之变,从摆脱贫困到迈向致富之路的嬗变。


生态之变


——从“万只羊村”到“万亩林村”


沿省道244线丰宁段上坝,爬过一段S形盘山路,便到了丰宁大滩镇牛圈子坝头,这是坝上与坝下的分水岭。这里地势急速抬高,让视野瞬间开阔起来。山坡上种着松树,片片白桦林穿插其间。


大滩,这个名字背后的寓意是山高林密、水草丰沛之地。但这块生态福地,曾一度亮起生态“红灯”。


“坝上地薄,莜麦是主粮,好年头时种一簸箕收一筐,收成差时种子都收不回。养牲畜成了百姓唯一的收入来源。”二道河村党支部书记于永凤说,当时,家家至少有50只羊,还有不少牛马,村里提出要打造“万只羊村”。不久,牛圈子坝草场被满山的牲畜啃得精光。草少了,沙多了,一刮风,眼睛都睁不开。


1988年,北京晚报记者深入大滩,采写了一篇名为《离北京最近的草原》的报道,一经刊发,便引起众人关注。


1989年,丰宁专门成立了旅游开发公司,开始谋划开发坝上旅游资源,并与北京一家商贸公司在大滩镇共同出资修建了第一个宾馆——京北第一草原度假村。


“度假村就建在一个沙坡上。”曾担任了18年丰宁满族自治县旅游局局长的白万东回忆说。


当年7月,京北第一草原度假村开业,标志着丰宁坝上旅游正式起航。


游客的涌入,让二道河村村民于二利发现,用干农活的马驮人也能挣钱。


“来旅游的人爱骑马,骑一次三五块钱,几天下来一算账,比养羊省时省力,挣钱还多。”于二利说,旅游业的兴起,不仅增加了收入,还让大家意识到保护生态环境的重要性。


1999年,为彻底改善京津周边地区生态环境,原国家计委正式批准在张承两市再造3个塞罕坝林场,丰宁千松坝林场是其中之一。


“牛圈子坝是第一个造林地块。”千松坝林场副场长何树臣说,“牧场变林地,牲畜就断粮,造林之初,我们常被牧民轰下山。”


为化解矛盾,林场领导、村干部和村民从白天谈到深夜。“再这样下去,早晚成沙漠,一只羊都养不活。植树造林是给子孙后代留活路。”当时的村党支部书记于永河苦口婆心地劝说,让村民慢慢理解了这种做法。


从起初3000多亩天然林,到如今2.6万亩林地、近万亩草场、3000多亩湿地,二道河村成为坝上生态变迁的缩影。


“生态好了,游客越来越多。大家把羊圈牛舍拆了,建起了农家院。”于永凤说,目前全村250多户,有农家院66家,六成多百姓靠打工、租马等方式吃上了“旅游饭”。


据统计,30年来,丰宁森林覆盖率提升了26个百分点,达到57.5%;草地植被覆盖度达到75%,提高30个百分点;泥沙侵蚀量从70.4万吨减少到4.2万吨,减少94%;新增植被可涵养水源3000万吨,年稳定向京津送水2.59亿立方米,总体达到了“小雨不下山、大雨缓出川、沙尘不上天”的效果。


业态之变


——从农牧大镇到中国马镇


湛蓝的天空、清新的空气、奔驰的骏马、靓丽的模特,最近在中国马镇举行的第二十五届中国模特之星大赛总决赛吸引了众多游客。


中国马镇是一家以马文化为主题的乐园。这里不仅有马文化博物馆、科普馆以及可供骑乘的汗血宝马等世界名马,还有《战神赵云》《满韵骑风》等贯穿全天的精彩演艺节目。通过深入挖掘马文化,坝上旅游正在转型升级。


“坝上旅游从牵马坠镫开始,到如今全镇约有800家农家院,有8000多匹马可供游客骑乘,年收入突破6亿元。”大滩镇党委书记孙旭东说。


“过去,坝上旅游以骑马观光游为主,农户各自为战,马匹租赁市场十分混乱,恶性竞争,骑马伤人等问题频发,严重影响了坝上旅游的形象。”孙旭东说,为了规范旅游市场,丰宁推行了“公司+农户”的模式,各村成立公司,马匹由公司统一管理,统一划定骑行路线,八成收益归农户。


除此之外,镇里还邀请专业讲师,举行马匹饲养、骑行技巧、草原马文化等知识培训,并为马匹集中缴纳意外险。今年,当地骑马旅游人次达到约100万人次。


记者在大滩镇看到,除了旅游业外,时差蔬菜和牲畜养殖也是当地的主导产业。全镇蔬菜种植面积达数万余亩,牛、羊、马存栏量最多时分别达到2万头、6万只和1万匹。


为推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实现农牧大镇向中国马镇转型,大滩镇深耕马文化。


“每年我们会举办10场左右各级马术赛事,间接吸引游客达6万人次。”孙旭东说,赛事带活了马产业,全镇现有赛马产业从业人员近5000人,相关产业收入占财政总收入的60%。未来,大滩镇将打造集赛马产业、育马产业、产品马业(肉用马、乳用马、生物制品马)、马文化休闲娱乐产业等于一体的马产业集群,叫响“中国马镇”品牌。


民生之变


——从连片贫困到致富之路


丰宁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燕山—太行山集中连片特困区重点县、我省10个深度贫困县之一,全县建档立卡贫困人口41039户、102899人,坝上地区更是贫中之贫。


“4年前,我家是贫困户,这几年靠搞农家院,收入多了,仅今年一年就挣了10万元。”12月11日,小北沟村村民崔智慧高兴地说。


2015年,村里的干部找到崔智慧,鼓励他搞旅游。“没钱有人借,没经验有人带,我决定试试。”崔智慧整修了小院,建起了客房。崔智慧的父亲租马每年就有收入1.2万元,农家院收入也节节高。“去年第三届省旅发大会在承德举行,打造了国家‘一号风景大道’,建起了中国马镇、俄罗斯飞行小镇、契丹部落等一大批新景区,游客数量大涨。”崔智慧说,他家脱了贫,明年计划扩大规模,日子一天比一天好。


同样看到希望的还有家在草原深处的屈立新。屈立新所在的村子名为青石砬,位于丰宁和围场交界处。“过去,游客旅游大多是去大滩、御道口,地处大滩和御道口中间的青石砬,没一个人来。”屈立新说,他们这里有滚滚滦河水,每年夏季两岸草木茂盛,山坡上还有疏林草原,景色很美,但是进村的10公里道路坑洼狭窄难行,把游客挡在了外面。


2018年,第三届省旅发大会在承德举行。为把坝上风光串联成线,承德市重点打造了国家“一号风景大道”,青石砬村也成为风景大道的中心节点。这里的滦河河道、生态湿地、疏林草原、山丘绿林,被打造成了一座新景区——永太兴疏林草原生态旅游度假区。


沿着新修的宽阔柏油路,记者来到了屈立新刚入住不久的移民新村。屈立新家是一座两层小楼,约150平方米,配有卫生间。屈立新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在国家‘一号风景大道’旁的天成号驿站打工,不仅每月能挣3000元,还可以学到接待、餐饮等方面的知识,不久我自己的农家院也要开张了,日子会过得越来越好。”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